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

2020年3月10日,名为B.Z.的网民在白宫请愿网站“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发起一条请愿贴,要求美国政府公布2019年7月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真正原因,以澄清该实验室是否是新冠病毒的研究单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美多地暴发的同时,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悄然全面恢复了运行。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暴发前的2019年8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突然下令临时关闭德里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

据《纽约时报》报道,疾控中心指出,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没有“完善的系统”来净化实验室的废水。但是,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原因”为由,拒绝公布有关其决定的信息。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

作为美军曾经的生物战研究基地,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在上世纪中期不仅接手了侵华日军731部队沾满数千人鲜血的生物战资料,还曾研究并储存了五花八门的致命生物武器,甚至被曝试验进行精神控制的“洗脑术”。

76年前,美军曾选择德特里克堡作为秘密发动细菌战的地点。多年来,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一直是中情局隐秘的化学实验和精神控制实验基地,基地的大部分活动也都是“机密”。二战期间,德特里克堡开始进行生化武器实验。

1942年,美国陆军雇用了威斯康星大学的生物化学家艾拉·鲍德温秘密开发生化武器,并要求鲍德温为新的生物研究综合体寻找适合的场所。鲍德温选择了当时被废弃的国民警卫队基地,命名为“德特里克试验田”。

1943年,陆军宣布将其改名为“德特里克营地”,并将其指定为陆军生物战实验室的总部,同时购买了几个相邻的农场,以保证更多的空间和隐私。

1949年春,陆军在德特里克营地建立了一支小型且高度机密的化学家小组,名为“特种作战司”,任务是为毒菌寻找军事用途。

与此同时,中情局组建了化学特种部队。中情局常驻欧洲和亚洲的官员希望开发新的手段,诱使被抓捕的间谍嫌犯在无意识状态下泄露机密。当时掌管中情局秘密行动部门的艾伦·杜勒斯认为,他的精神控制计划(MK-ULTRA计划)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1951年,杜勒斯聘请了化学家西德尼·戈特利布,希望进一步推进MK-ULTRA计划。戈特利布长期寻找一种能摧毁人类意识的方法。他测试了数量惊人的复方合剂,而这些药物基本都与精神折磨有关。

MK-ULTRA计划结束后,德特里克堡于1956年正式定名。此后,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依然被保留为戈特利布的化学基地,用来开发和储存中情局的毒药。戈特利布在冰柜中储存着可能引起天花、结核病、炭疽在内的致病生物制剂,以及大量有机毒素,包括蛇毒和麻痹性贝类毒素。

1969年后,尽管德特里克堡的主业从“生物武器研究”转向了“生物防御项目”,成为美国军方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但却陆续被曝出不少安全漏洞。这个拥有67种高危病原体(包括埃博拉病毒、炭疽、鼠疫等)的高级别实验室,出现了炭疽病菌遭人为泄漏致死的严重事件,以及防护服破损、废水违规处理等低级漏洞。

德特里克堡“邪恶的生物实验室”形象也早已深入美国人心。在1995年的美国灾难片《恐怖地带》、2009年的电子游戏《虐杀原形》里,都提到或影射了德特里克堡从事生物战研究的经历。更为人所知的是美国国家地理频道于2019年制作的同名剧《血疫》,借助这部剧,德特里克堡在1989年疑似雷斯顿型埃博拉病毒泄漏事件中起到的作用被推到台前,剧中的主人公南希就供职于德特里克堡。

近年来研究过SARS病毒、寨卡病毒、埃博拉病毒疫苗的德特里克堡再次被委以重任,在通过了CDC的最后一次实地检查后,德特里克堡于3月27日全面恢复运行,并获得了联邦政府高达9亿美元的拨款,以研发新冠病毒疫苗。

时至今日,围绕这座臭名昭著的“暗黑实验室”,争议仍然不断。这座历史上曾从事过多种致命生物武器研究的神秘实验室,当下已成为美国对抗新冠病毒的前线……
零度电脑_基础知识_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