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桂林永福服务区“湖北人专用厕所”和“湖北籍停车区”

近日,一湖北籍男子在前往广西南宁途中,发现桂林永福服务区公厕有两个位置贴有“湖北籍厕位”标志,在停车区域还专门划分了湖北籍停车区。对此,永福卫健委回应称,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措施,这是特殊时期采取的特殊处理办法,只是防治,没有权利实行人员管控。
湖北人专用厕所
按照当地相关部门的回应,“特殊时期,特殊办法”。话这么说没错,防疫措施因地制宜、灵活多变,这本无可厚非。问题在于,当地所谓的“特殊办法”,是将“湖北人”划分为“特殊人群”;而“湖北籍厕位”和“专门停车区”,也是针对湖北人的“区别对待”。

通常而言,湖北籍人员能出省复工的,都经过了长时间隔离,也有湖北健康码绿码。以鄂为壑,难免让人心里膈应。

如果将审察视野扩大到整个舆论场,打着防疫名义的地域歧视现象频现。

早在大年初二,就曾曝出多地武汉返乡人员信息泄露,被陌生人通过电话、微信骚扰的事件,一些民众只是因为身份证以“42”开头,就被酒店拒之门外;甚至在一些地方,干脆就打出来“不欢迎武汉人及鄂A车牌车辆”的标语。

1月24日酷航TR188航班将116名武汉人和219名其他乘客混载到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因不满“武汉人”入浙江,网络上展开了“浙江人”与“武汉人”间的骂战,“浙江拒绝空投武汉人”一度成为当日的热门话题。

就近来说,此次涉事服务区转设“湖北籍厕位”也并非个例,在多地都曾被曝出存在“湖北籍专用蹲位”、“湖北籍专用洗手池”、“湖北游客专用休息区”……

毋庸讳言,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在我国最先从武汉暴发,湖北省也是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而因为此次疫情带有输入性特征,不少地方都采取了“外防输入、内防扩散”的防疫手段。但个别地方却将“严防”的对象从“病毒”也扩大到了“地域”甚至个人,“湖北”“武汉”由此也一度被标签化、妖魔化。

应该看到,社会上一些对湖北籍民众猜疑、排斥和歧视的观念,甚至把“湖北籍”等同于“病毒”的代名词,避之不及,这本身就是种病态的做法,也给湖北人在疫情重创外再添伤疤。

将心比心,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战疫中,湖北籍民众付出最多,武汉人民作出了重大贡献。正是因为有了武汉人民的牺牲和奉献,有了武汉人民的坚持和努力,才有了今天疫情防控的积极向好态势。

平心而论,病毒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任何人可以免于病毒的威胁。正因如此,作为疫情下的共同体,才更应该互相理解、互相守望,用温柔相待和人文关怀,去化解因防疫而产生的社交屏蔽与信任危机,而不是用“湖北人专用厕所”这样的歧视,给应对疫情制造内耗。
电脑知识与技术_电脑学习入门_十万个为什么_冷知识大全